奇書小說網 我真不是大佬 第四百六十二章 空間界牢

我真不是大佬 第四百六十二章 空間界牢
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加入書簽]  [返回目錄]  [錯誤舉報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百度搜索【奇書小說網】www.a78k.com,移動版m.qibookw.com。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!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高強度材料的舷窗玻璃,形同虛設,被一條健壯手臂蠻橫貫穿。

    綠發老者一聲怒吼,猛然抓住藍菲琳的雪白脖子,將她從飛船洗漱間里硬生生扣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藍菲靈片縷不著的嬌軀,乍然進入零下幾百度的冰冷宇宙,不適的咳喘,凝脂般的雪膚霎時凝結一層薄冰。

    隨著玻璃的破碎,天機族飛船上傳來急促的警報聲。

    “哪里來的老鬼?竟敢在我的飛船上抓人?”

    羅亮調取監控畫面,不禁有點惱火。

    “不好!吳老怪追到了!”

    鋼鐵艦船上,卷發少主和黑袍人面色齊變。

    卷發少主眼中流露怨恨和畏懼。

    此前,時空潮汐席卷而來,兩方勢力的人馬,折損大半。

    當時,成功逃生者寥寥無幾,且大多狀態不佳。

    就在那時,綠發老頭黃雀在后,對他們發動襲殺,目的是掠奪時空資源。

    綠發老頭實力強絕,且是時空一道高人。他們在全盛狀態都不是對手,何況是在經歷變故后。

    最終。

    鋼鐵城堡里,只有黑袍人和卷發少主勉強保住性命。當時,卷發少主動用了保命底牌,黑袍人爆發強大殺手锏,才得以僥幸逃出事發地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綠發老頭作為時空類超能者,速度勝過他們,在后面追殺,陰魂不散。

    “少主,吳老怪跟無天撞上了,這正是我們逃跑的時機!

    黑袍人猩紅眼瞳閃爍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!我們趕快走,讓他們拼個兩敗俱傷!

    卷發少主面色一喜。

    鋼鐵艦船冒著黑煙,引擎轟響,加速逃往遠方。

    “想逃?哪有這么容易!”

    綠發老者沒有追擊,面帶嘲弄。

    嘭!轟!

    鋼鐵艦船才飛出一段距離,撞在一層無形的銀白光網上,爆發一片熾烈火花。

    本就破損的鋼鐵艦船,在碰撞下四分五裂,徹底散架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空間界牢!這吳老怪恐怕提前到達,在此布下埋伏!

    黑袍人失聲,面色絕望。

    附近的虛空,被無形的空間囚牢籠罩,與外界空間隔絕。

    羅亮的飛船,同樣在空間界牢的范圍,且處于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“是‘穹空手’吳非!他怎么會對我們下手?難道是為了時空資源!

    天機族飛船內,燕夫人望向窗外的健壯綠發老頭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這老頭有何來歷?”

    羅亮征詢的目光看向燕夫人。

    綠發老者修為高達6級-行星級,作為時空一脈的高手,非比尋常。

    便是羅亮,也感到幾分棘手。

    常規的力量,很難限制這個段位的時空法師。

    而且,綠發老者看上去跟藍菲靈認識,可能是后者的師門長輩。

    “吳老怪是紅蓮法尊一脈的隱世高手,作風邪僻,有不少劣跡丑聞。據傳,他跟當年的紅蓮法尊,有直系血緣的關系。由于這一點,即便他為人口碑不佳,在那一脈里,身份特殊,沒人能奈何!

    燕夫人陳述道。

    聞言,羅亮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按理說,他不該參合別人家的私事。

    藍菲靈不是他什么人,最多是雇傭關系,加上一段沒有感情的露水之歡。

    不過,看吳老怪此時的蠻橫作態,羅亮顯然不可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【看書領紅包】關注公..眾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老鬼,你以空間界牢封絕此地,又搶走我飛船上的客人,到底想怎樣?”

    羅亮身披魔鎧,宛若一尊魔將,漂浮在飛船的甲板上,冷視對面的吳老怪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個無天?不要在老子面前裝大尾巴狼!

    吳老怪冷哼,一雙小眼瞥過羅亮。

    羅亮的真實修為,他能看出一個大概。

    只是想不明白,按照之前獲知的消息,這小子是捕獲幼鯤的可疑人物,修為不應該是這個層次。

    “我想怎樣?”

    吳老怪輕舔嘴唇,眼縫里寒芒迸現。

    “老子的女徒被人玩了,剛才掠奪的時空資源不足以彌補損失。今天在場的所有人,一起陪葬!”

    吳老怪獰笑一聲,一只粗壯老手,緊捏住藍菲靈的脖子。

    藍菲靈面龐一片殷紅,白潔修長的雙腿,無力的踩蹬。

    “呵,好大的口氣。我站在這里不動,看你有什么手段殺我!

    羅亮一臉輕佻,有意激將吳老怪,試圖令其轉移仇恨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藍菲靈是羅亮雇傭的人,他會盡力保一保。

    羅亮還沒有將鯤轉化為御靈,對這個層次的6級時空系高手,缺乏主動威脅和有效限制的能力。

    最好是讓吳老怪進攻,他能進行反制和算計。

    就算依然威脅不了此人,羅亮起到牽制作用,有機會救下藍菲靈。

    “嘖嘖,看來你對我這個女徒很上心嘛?”

    吳老怪沒有受激出手,玩味的看向羅亮。

    這個無天,如果有能力捕獲幼鯤,就算靠運氣,實力手段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他表面上輕蔑,實際上對羅亮有所高估。

    “咱們做個交易。你主動交出幼鯤和所獲的時空資源,嗯,還有你身上那件寶甲,很有意思。這些作為籌碼,老子將女弟子送給你,讓你們安然離開,雙宿雙飛,怎么樣?”

    吳老怪提議道。

    “別……別管我!他說話不算數的!

    藍菲靈勉強精神傳音道。

    羅亮自然明白,這個吳老怪絕非守信之人,畢竟是口碑很差的邪僻人士。

    對方設下空間界牢,隔絕這片虛空,就是想要一網打盡,殺人滅口,獨吞所有時空資源,包括羅亮的幼鯤。

    “賤貨!”

    藍菲靈的傳音提醒,讓吳老怪目露寒意,恨心大起。

    “老子辛辛苦苦將你培養成人。你竟然忘恩負義,背叛老子,在外面偷男人!

    綠發老者深惡痛絕的樣子,伸出一只粗壯老手,以殘忍的手段,折磨起玉體懸掛的女徒弟。

    “老子打斷你的腿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藍菲靈發出慘烈的痛叫。兩只白玉般的長腿,率先綠發老者用手蠻力的扯斷。緊接著,腹部和胸脯,被碩大的鐵拳得凹陷,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這般虐待的手法,讓在場眾人不寒而栗,心有不忍。

    盡管這些傷勢不致命,對強大的超能者和現有的高科技來說,修復起來不算難事。

    可是,對自己的女徒弟這般下手,簡直是喪盡天良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羅亮怒喝一聲,眼中殺意掠過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甚至有種沖動念頭:動用箭神令牌,直接給此獠判宣判死亡。

    不過,這并非最佳策略。

    且不說一枚箭神令牌用在6級-行星級的老變-態身上值不值。

    箭神令牌打下標記,到箭神‘昆羅’跨界射殺目標,需要一個過程,并不是瞬殺。

    如果吳老怪得知自己必死,多半會瘋狂,拉藍菲靈和周圍的人一起同歸于盡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忍心了。那就脫下戰鎧,交出幼鯤!嘿嘿,這只是開胃菜,更厲害的手段在后面!

    吳老頭面帶戲謔,手中動作停頓。

    羅亮回頭跟燕夫人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忽然,他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忍心了!”

    羅亮主動承認,一把摟住身段豐盈的燕夫人。

    燕夫人柳眉若煙,臉靨透出紅暈,顏若美玉。那種典雅與嫵媚糅合的美貌氣質,還勝過藍菲靈。

    吳老頭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看樣子,藍菲靈在無天心目中的地位沒有那么高,不可能因此就范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情況不出乎他的預料。

    相比時空資源,幼鯤的巨大利益。一個稱不上絕色的美女,又何足一提?

    羅亮跟燕夫人親密相依,哂笑道:

    “本座雖然不缺美女,但與閣下女弟子畢竟一起魚水盡歡過。她身上每寸肌膚的光滑……欲拒還迎的媚態和嬌-喘,真是美妙無窮,讓人回味,我自然不忍心……”

    羅亮一副陶醉不舍的語氣。

    “混賬,你敢——”

    聽到這番話語,吳老怪怒火沖涌,青筋暴起,眼中浮現嫉恨和殺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敢?能給6級-行星級的大能戴綠帽子,算不上丟臉的事!

    羅亮理所當然的道。

    “豎子!受死!”

    吳老怪失去理智,雙目隱隱發紅,身上綻放刺目的銀色光風。

    轟呼!

    一股6級-行星級的超能波動,覆壓全場。天機族飛船仿若暴風雨中的扁舟,搖晃不定。

    一縷銀色漣漪,在飛船上蕩起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吳老怪已經瞬移至羅亮面前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一只銀色霞光包裹的粗壯大手,肌肉膨脹,散發偉力氣息,狠狠抓向羅亮的頭部。

    羅亮嘴角勾起,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這吳老怪果然禁不起戴綠帽的嘲諷,瞬間失去理智,對他暴起進攻。

    那番話語能成功,得益于燕夫人剛才發送的一份虛擬資料。

    那份資料顯示:

    吳老怪年輕的時候,愛妻背地與一個男人廝混,給他帶了一頂綠帽子。

    可悲的是,這件事持續長達十年,他才知曉真相。

    吳老怪震怒之極,殺上門。結果,愛妻居然拼死守護那個男人。

    他一怒之下,將兩人一起打殺。

    在事后,吳老怪發現妻子的尸體有身孕,經過檢測,是他的孩子,結果卻因搶救不及時死去。

    這件事,在年輕時給吳老怪留下了陰影,此后心理變得扭曲,性格喜怒無常,在感情上非常偏執。

    外界有個共識,吳老怪極其厭惡背叛,尤其是給他戴綠帽子的行為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近身抓向羅亮的一瞬間,吳老怪感覺自身的時空法力,顯得無比晦澀,好似陷入了泥沼中。

    無論時空特效、攻擊速度,還是威力,都下跌明顯。

    嗡!嗤嗤!

    羅亮周身數米內,虛空中浮現一粒;薨滴蹪岬纳惩。

    吳老怪的時空法力,遇到這些晦暗沙土,頓時遭到侵蝕,污穢。

    好似水乳相溶般,晦暗沙土順著時空法力,試圖進入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“穢空土!”

    吳老怪面色一變,腦海中冒出一樣傳說中的事物。

    在天地間,能克制時空一道的手段,非常的稀少,但并非沒有

    穢空土,對時空之道的力量,有明顯的針對和限制。

    它會侵蝕、污穢時空之力。

    此刻,吳老怪感覺一身法力凝滯無力。

    他這一抓,明明有破空特性,擁有十倍的時間加速。結果打向羅亮,時空特效渙散銳減。

    “呵呵,來得好!”

    羅亮抬起魔鎧護臂,隨意擋向6級時空法師的含恨一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為了避免懷中佳人受到殃及,羅亮一把將燕夫人推后十幾米。

    燕夫人看向他俊逸慵懶的面龐,明媚水潤的眼瞳里,閃過異樣色彩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同時。燕夫人發現自己手中多出一支針筒試管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吳老怪一爪拍中羅亮。

    “找死!在老子面前還敢托大!”

    見羅亮漫不經心的迎擊,吳老怪殺意的目光中,含有殘忍和憐憫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普通的時空法師,本身還是強化異能者,肉身體魄遠勝法系職業。

    可以說,他是近戰流派的時空法師。

    盡管吳老怪的時空法力,被【穢空土】削弱許多,但結合強大的肉身力量,這一拳,依然有初入6級的戰斗力。

    而羅亮只有鎮國級修為,加上寶甲增幅,頂多是越大階,擁有5級戰力,根本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砰!轟!

    蘊含6級-行星級偉力的一擊,打在羅亮的魔鎧上,占據明顯的壓制。

    嗚噗噗!

    羅亮體表的魔鎧,烏黑晶光暗淡破滅,被打出一個凹痕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體格蠻強!寶甲質量很不錯,居然沒被打爆?”

    吳老怪面露獰笑,拳頭上的威能盡情宣泄。

    “可是敢這么飄,隨手硬接我一擊?哼哼!哪怕你表面硬撐著,難免要受到嚴重的內傷!

    他冰冷譏諷的目光,盯著羅亮的面孔,似有期待之意。

    吳老怪篤定,羅亮至少要吐血。
(快捷鍵←)[上一章]  [加入書簽]  [返回目錄]  [錯誤舉報]  [下一章](快捷鍵→)
免费视频在线视频观看1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